美方指责中国经济模式有破坏性 中国代表当场反驳

原标题:美方在世贸组织大会上指责中国经济模式“有破坏性”,我代表当场反驳!

[环球时报赴瑞士特派记者 任彦]世界贸易组织总理事会7月26日在日内瓦举行年内第三次会议。美国常驻世贸组织大使谢伊根据美方会前提交的文件对中国经济模式进行无端指责,中国常驻世贸组织大使张向晨全面回应,严正驳斥。

美方对中国经济模式的指责毫无根据可言

世贸组织总理事会是世贸组织在日内瓦的最高级别决策机构,定期举行会议,履行世贸组织职能。总理事会由世贸组织成员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大使或大使级代表组成,有权代表每两年举行一次的世贸组织部长会议行使职能。

本次总理事会会议为期两天,共有10项议程,其中第六项议程是讨论美国在会前提交的一份关于中国经济模式看法的文件,题为《中国贸易破坏性的经济模式》。谢伊在会上围绕这份文件进行了阐述,他说,“在我们向本次会议提交的文件中,我们关注中国的经济模式,该模式已被证明特别具有贸易破坏性。”他认为,“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并没有朝向全面执行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事实恰恰相反,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不断增强。”

张向晨在随后长达半个小时的发言中不仅回应了美方代表的发言,而且针对美方文件做了法理性评析。他说,“谢伊大使刚才使用了‘中国经济的非市场性质’的概念,然而翻遍世贸规则,我们找不到所谓‘市场经济’的定义。世界上也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市场经济’标准。世贸规则没有赋予任何成员以这样特殊的权利,把自己的经济模式作为‘市场经济’的样板,一旦有哪个国家不肯照搬,就是‘非市场经济’。如果说‘非市场经济’这个议题还有什么意义的话,就是它再次提醒我们,还有成员,包括美国,不顾世贸规则和自身承诺,根据国内法的所谓‘市场经济’标准,在反倾销调查中对其他成员使用‘替代国’做法。”

美方文件对中国经济模式的指责毫无根据可言,蒙特卡罗官网,所谓依据都是断章取义。张向晨举例称,如美方文件第1.5段只引用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却故意漏掉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表述。而承认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恰恰是中国和世贸组织成员开展正常经贸往来的经济体制基础。

同样,美方文件前言部分引用《马拉喀什宣言》时,只提及“基于开放、市场导向的政策”,却有意遗漏了“和基于乌拉圭回合协定和决定确定的承诺”。张向晨说,“这后半句话至关重要,每个成员都有国内的政策目标,多边贸易谈判的结果是各成员国内政策和世界贸易自由化进程之间的平衡,这种平衡反映在各项规则和成员关税减让表以及服务贸易减让表当中,其中包含了各成员合法的管理政策和措施。说的简单一点,世贸组织是一套通过谈判形成的契约,我们依据契约的规定行事,契约之外,则是各自的自由空间。”

美方文件花了大量笔墨试图说明中国政府对企业的“控制”,却没能提供政府干预企业正常经营活动的证据。张向晨表示,“在座的很多同事都清楚,美国真正的目的不只是想证明中国企业受政府控制,而且希望建立这样一种逻辑关系,即因为企业受控制,所以它们是履行政府职权的“公共机构”,应承担相应世贸组织协定比如补贴协定下的义务。可惜,这种逻辑被世贸组织上诉机构驳回了。”上诉机构在DS379案的裁决中明确指出,不能仅仅因为一个实体的所有权性质或者是否受政府控制来认定该实体是公共机构。“我知道美国同事一直对输掉这个官司耿耿于怀,但上诉机构的裁决不容挑战。”

“在美国文件里,中国的规划和产业政策成了无所不能的神器”

谢伊表示,中国正在实施“十三五”规划,这一规划本身就是计划经济的标志。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五年规划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而不是相反。中国的产业政策设置了大量扭曲市场的补贴,并对有关国内产业提供其他形式的财政支持。这时常导致出现严重和持续的产能过剩。同时,中国继续从其世贸组织成员身份中获得巨大收益。尽管在一些经济领域,中国毫无疑问仍在与和贫困有关的挑战作斗争,但以此为理由将自己视为与许多其他国家相同的发展中国家、进而免于为推动全球贸易规则自由化做贡献是站不住脚的,也与中国的快速发展和财富积累的统计指标相矛盾。

对此指责张向晨回应道,发达国家是产业政策和补贴的发明者和主要使用者。正是18世纪末美国汉密尔顿的《制造业报告》开启了制定产业政策的先河。今天美国的《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AMP)、《信息高速公路计划》(NII)等不就是美国的产业政策吗?根据美国补贴监控组织Good Jobs First统计,2000-2015年这15年间,美国联邦政府以拨款或者税收抵免形式至少向企业补贴了680亿美元。

张向晨指出,像其他国家一样,中国也制订了一些战略、规划和产业政策,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美国这份文件里,中国的规划和产业政策成了无所不能的神器,这显然是夸大其词。如果真是那样,各国就只要竞相制定产业政策文件就好了,根本不用花气力提高生产能力。

张向晨认为,美方文件第四部分“中国从其经济模式中受益”有几处使用了正确的事实,比如“中国抓住了加入世贸组织的机会快速发展了自己的经济”,还有,中国制造业成本低廉的原因是“规模效应和更先进的供应链”。但从这些事实一下跳到质疑中国发展中国家身份,并指责中国“拒绝为全球贸易自由化做贡献”的结论,中间没有任何因果分析,也让人根本看不出美国似乎想说明的中国是如何“利用发展中国家身份”获益的。所有的国家加入世贸组织都是为了发展自己的经济,这也是《世贸组织协定》序言中确定的宗旨。中国之所以能够为全球发展做出贡献,恰恰因为一方面致力于自身经济发展,另一方面致力于与其他国家分享发展机遇。

“国际社会应该认真研究学习中国经济模式,以便完善全球经济治理”

一份文件如果脚注有问题,论据就靠不住,论点就值得怀疑。美方文件第一部分第1.3段称中国限制市场力量发挥作用,其依据是脚注2的中国《物权法》,而《物权法》明明规定“支持、鼓励、引导”非公有制发展。可在美方眼里,“支持、鼓励、引导”却等同于打压、限制和干扰。文件第三部分“非互惠和封闭的市场”这一节三段文字竟然没有一个脚注。

“我想可能是不太好找吧,与此结论相反的脚注却很容易找,我忍不住想帮忙提供几个。”张向晨说,2017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4%。中国是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刚刚向总理事会提交的《中国与世贸组织白皮书》中随处可见。还有,谢伊大使担任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副主席时联合签署的委员会2013年度报告指出,“中国航空航天、汽车工业和农产品等行业的需求增长支撑了美国出口”。如果中国是一个非互惠和封闭的市场,美国产品是怎么进去的呢?

张向晨总结道,“我并不太在乎批评者的态度,即使是不负责任的指责和攻击,也可以一笑置之。过去挨打,使上几辈中国人发奋图强;现在挨骂,让这一代中国人头脑清醒。而对于世贸组织来说,要找到解决成员分歧的方式必须通过平等协商,就问题的根源、性质、影响及与世贸组织规则的关系达成一致,施压、抹黑、妖魔化都无济于事。”

“美国通过232和301措施发起贸易战,把世界搅得不得安宁,遭到广大世贸组织成员的坚决反对。为此,美国采取混淆视听的手段,把中国妖魔化,将美国单边主义措施归咎于所谓的‘中国破坏性经济模式’,试图煽动不明真相者或者害怕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打击的国家把矛头指向中国,以转移国际视线。”张向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图谋不会得逞。”

瑞士常驻世贸组织大使狄迪尔•查博维对本报记者说,世贸组织成员具有多样性,有着各自不同的经济模式,有着各自不同的管理贸易投资的框架。但在这种多样性当中,有一种共同的东西,即大家都相信市场的力量,尽管程度有所不同。巴基斯坦常驻世贸组织大使赛义德•塔齐尔•沙阿对本报记者表示,中国过去几十年所实行的经济模式受到世界普遍赞誉,不仅使一个贫穷落后的人口大国迅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对世界经济也做出重要贡献。“中国经济模式受到指责是不应该的,国际社会应该认真研究学习中国经济模式,以便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促进世界经济增长。”(环球时报日内瓦7月27日电)